Dianeeeee

敬老大哥:这不是一个意外
Try to read this message.

我重新读了一遍写过的随笔,有很多夹生,很多没什么意义又过于绝对的蠢话。
我在最近的日子里开始怀疑和动摇一些信条,对于一些既成的东西感到恼火,我们为什么非得这样呢?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在极力的想去总结一个定义,为总结出来的定义有多么有力和绝对而沾沾自喜…
我总是在不断犯错,不断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不恰当的发表意见,被虚荣心控制,因此做了很多让人厌烦的蠢事。
塑造性格是我最讨厌的事情之一,但是我好像一直以来都在这么做,塑造我想要的自己的人设,而且还很失败,还很消耗了很大一部分精力,也丢失了一部分本来的样子…对于那一部分很抱歉…
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太糟糕了…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我因快乐而跃起,我不会因悲伤而崩溃。
但是事实是:我很容易崩溃 只不过不会持续消沉很长时间。

做笔记

     我想讲很多话,如果不知道从哪开始讲起的话就没办法完全表达,什么都不说也是肯定毫无用处的,找不到根源问题和尖锐的矛盾就是徒劳无果的,这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也没有改变。

     现在别想这些东西了。也许读诗吧,西尔维娅的还是谁的,这都是无所谓的。他们最后都选择了用自己的权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也许会提供一些美丽的其它世界,这能帮助我们获得什么真实感和同理心?

     如果上帝带给你的正是你需要的,即使是苦难也得必须心怀感激,他赋予你左右可变的因素的权利,你给予自己这样的能力,这也许大概有人会把它叫做公平,别的一些人也可能会选择把它叫做自由。

     现在你打开随便一个可以让你写点什么的地方,有你自己本人会指出你所写的一切毫无灵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证明什么,还是无序能让你心安,能让你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也出水换口气吗?

       写点东西,但别再问自己“好了我下面该讲什么呢”这样的奇怪问题,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给惧恨拉斯维加斯的作者汤普森做了评价,说他就好像是一个给自己的潜意识做着笔记的疯狂的人。我们要拥有的就是这样的境界。

       电子鱼缸往水里打氧气的声音非常吵,我没办法知道那两条鱼会不会因为这些氧气而更快乐一点,但我绝对要被它逼疯了,我有时把它关掉,有时候换个屋子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当我没什么再可想到的时候,我就把它结束掉,胡言乱语让我拥有很多平静。

2018.6.20随笔 这些空隙是被需要的

这也是很不错的,把脑袋从窗户里探出去,走廊里的窗外的晚霞在今天是特别的,往常是粉紫调,而只有今天是橙蓝色的,调和也是恰到好处。

走廊总是像尚未出生的新时代画廊,每个白色的反光的画框里都是完全不同的动态画作。在这一天,画廊的另一边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开始夜晚的静肃呈现,生活不息,美而不止。

晚餐之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光在树枝下交织碰撞,还是从上面照下来的,因为渺小的空隙而拥有更大的潜力被发觉?树顶太高,人们是没办法看到闪亮的树叶,这些空隙是被需要的。

无论如何,树面的三角形和极浅的雾面云,给了人感激生活的由头,独立回忆的空间。

那些曾与之交往的人,即使做了分别, 即使互道了再见,又或者没有,心里头多少还是知道在哪能找到他们,知道他们会在何处停留,也许只要自己想念,便能见到他们,但是一旦更改了地址,有没什么必须要告知你的必要 ,就彻底的消失了。

从小学三年级一直都去的餐厅,很小和里面的服务生都认识,而他也是始终都在那边工作,但前阵日子再去的时候,餐厅竟然倒闭了,于此他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完全都无法知晓,曾经在生命中停留过这么久的人,即使只是泛泛之交,关系甚至没有近到留个电话,在退出视线,了无音讯的时候,还是能无奈的叹气。

我总是说了太多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啊,”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这些路有时候会平行,这给了我们同对面许多人打个招呼的机会,打了个招呼,握了个手,相视笑了一下,于是熟知了,手牵着手一起迈步,后来有人摔倒,有人厌烦 ,对面的朋友从未松开过我的手,把我拎起来,扶持前行下去,直到,直到我们的道路不再平行,但起初我们的手仍然是交握的,直到距离超过了胳膊的长度,但我们仍与对方四目相接,直到彼此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外,但我们依旧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互相讲述着各自道路上发生的有趣的事情,直到,直到最渺弱的声音也消失不见。

生活还得继续,路还要接着走,独自的时间不会太长,总有些孤独,但也没那么糟,总会这样遇到每一个人,相处,然后告别。

不要心怀歉意,不要歇斯底里。

不要丧失勇气,不要不忍回忆。

远行的故人,我将始终为你祝福,曾同行的旧人,希望你能与我共同分享此时的盛况。

更多的,不止于旧人,或是在某种境遇下所产生的无法记录的想法,回想起来无法表述的心中的竹林,空灵声音的震撼,无休止的审视。

因为存在,与人交往,与思想对话,与自然共鸣,都是于生命中精彩宝贵的经历,收获,相爱,分别,再接着连轴转去收获。

龚静说“行色不止,其实只在这一刻的色形中。”

所以,这是致于曾与我相遇的万物,亲爱的,祝你健康和幸福。
















2018.7高中随笔1 社会难题(有些严肃)

        经过生活,思考,与人讨论等等,很多行为是现实存在而充满悖论的,包括孤独,无法融入人群,或是在与人交往上总出差错,和别人发生冲突,又或者是丢失自我,被道德绑架,懦弱,顾虑太多。这样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着,然而若是真的想去总结而写点什么下来,却又似闺人诉苦,抱怨生活之难,甚至可能还有摇尾乞怜之嫌,因为是时代中出现的问题,因为是城市文化之下的副作用,所以竟然能被跟着人潮在时代中匆忙赶路的人所包容,所习惯,甚至在提起的时候有些不屑一顾,因为生活,所以不得不遇事理性。

        即使说着“宁可孤独,宁可丑陋,宁可粗鄙,绝不媚俗。”的自我宣言,笔者也只是被时代包涵的存在,从未处于客位观察其模样,也深知自己的才学不够去定义时代中的什么概念,但得幸于能偶尔驻足,思考生活,所以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态,来尝试去总结现代社会中在人际交往的矛盾。

        如今人际交往与社会关系的主要矛盾,在我的观点来看就是:为别人着想和保护自己的权衡。其实也不能归其为矛盾吧…也许更是时代的难题或者说是通病吧,如果为别人想的太多,就无法维护自身应有的权利,如果不去包容,一昧的将自己的主观强调,并不断反驳他人而确定自己的地位,那么便会无人愿意与之为伍,没有人人想要去和这样的人倾诉。

        而如果每件冲突都能得到分析,每种社会交往问题在事后都能得到反思的话,其实问题的根源都可以在这两者无法权衡得当上找到。

        而找到这样的度已经足够困难的了,但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境遇下也难是一成不变,百分之百的半五十半五十的,什么时候选择迁就,什么时候为自己发声,都是要依况去表达的。笔者在写以前的随笔的时候,经常会讲到无比感激愿意在别人的心境,在别人的鞋子思考的人,但同时也在不停地怨诉着时下普遍发生的道德绑架,而在真正想要去写关于道德绑架与责任悖论的问题的时候,写着写着又无法继续下去,思想在说着要为了自己而活,要明白人活的一生,只有自己孤独的灵魂在逝去时跪在上帝面前的,要毫无疑问的维护自己的尊严,权利,和利益。但却在另一个地方用小声却不可忽视的声音叫到“不!没有人可以独自活在世界上!要互相汲取温暖,才能成长,才能充实,倘若自己如钢铁般冰冷又分明,不容与之相拥,而双眼却渴望着被赐予温暖,到头来只是一无所有,因为他不具有被爱的权利。”并且,如果人人为己而谋利,人性之美将不复存在,社会也无法进步和发展。

          其实“保护自己”和“考虑别人”本质上来说就是“自我”与“他人”。“保护自己”是对自己有利,“顾及别人”是对别人有利,主观和客观分量之间的角逐,之所以成为难题,因为太多人既被儒家道德观念束缚,又不得不接受发展的过快的时代带来的城市物质文化,社会自然选择的思想,导致太多人在权衡两者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团糟。

        然而然而然然而,也许这之所以看似尖锐,只是因为笔者的文字太过极端,在重复“若无xx则xxx”之类云云,导致为人形成了一种冲突,无论如何,这只是一篇不成文的随笔,关于时代的观点还是需要用词谨慎,小心而言的,笔者也会为此不懈努力。

2018.2.23随笔 叹号叹号叹号

坐在飞机上关闭手机,快要着陆的时候向下看到街上绚丽的灯,来往里面坐着人的车辆,以致于整个城市在晚上九点的时候仍忙碌在街上的所有人。从上而下的看到他们,即使无法体会他们的心情,却也为他们小声祝福。城市最妙的灯光啊,是几百户人家亮起的窗户。

清晨升起的太阳,夜晚升起的月亮,子夜看不到的满天的星辰。森林里每天鸣叫的第一名喜鹊,海洋里曾被以客道相待的海豚,自然与生灵,彼此相爱,彼此呈现美,表达爱。

那些彼时的体会,彼时没有记下来的灵光,再去提笔时已经忘记了,想说的话,写下来也不再是心中的竹子,心中的竹子无迹可寻,无法在与他人分享,却成了非常私人的东西,只属于过去那一刻的你,是感动过你的珍宝。

在一朵花前怦然心动,因百年前人栽下的柳而心存感激,每一次的祈祷得到庇佑而偷偷雀跃。

爱的多样,生活的丰富,情感的体会,心意的传达,不同的人生,赞扬的温暖,笑容的连接,独处的安全感。还有很多很多!!

能感受到这些,活在这么美妙的当下,

不是太他妈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