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eeee

我重新读了一遍写过的随笔,有很多夹生,很多没什么意义又过于绝对的蠢话。
我在最近的日子里开始怀疑和动摇一些信条,对于一些既成的东西感到恼火,我们为什么非得这样呢?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在极力的想去总结一个定义,为总结出来的定义有多么有力和绝对而沾沾自喜…
我总是在不断犯错,不断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不恰当的发表意见,被虚荣心控制,因此做了很多让人厌烦的蠢事。
塑造性格是我最讨厌的事情之一,但是我好像一直以来都在这么做,塑造我想要的自己的人设,而且还很失败,还很消耗了很大一部分精力,也丢失了一部分本来的样子…对于那一部分很抱歉…
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太糟糕了…

我对自己的评价是:我因快乐而跃起,我不会因悲伤而崩溃。
但是事实是:我很容易崩溃 只不过不会持续消沉很长时间。

做笔记

     我想讲很多话,如果不知道从哪开始讲起的话就没办法完全表达,什么都不说也是肯定毫无用处的,找不到根源问题和尖锐的矛盾就是徒劳无果的,这没有任何实质性帮助,也没有改变。

     现在别想这些东西了。也许读诗吧,西尔维娅的还是谁的,这都是无所谓的。他们最后都选择了用自己的权利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也许会提供一些美丽的其它世界,这能帮助我们获得什么真实感和同理心?

     如果上帝带给你的正是你需要的,即使是苦难也得必须心怀感激,他赋予你左右可变的因素的权利,你给予自己这样的能力,这也许大概有人会把它叫做公平,别的一些人也可能会选择把它叫做自由。

     现在你打开随便一个可以让你写点什么的地方,有你自己本人会指出你所写的一切毫无灵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证明什么,还是无序能让你心安,能让你找个地方发泄一下也出水换口气吗?

       写点东西,但别再问自己“好了我下面该讲什么呢”这样的奇怪问题,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给惧恨拉斯维加斯的作者汤普森做了评价,说他就好像是一个给自己的潜意识做着笔记的疯狂的人。我们要拥有的就是这样的境界。

       电子鱼缸往水里打氧气的声音非常吵,我没办法知道那两条鱼会不会因为这些氧气而更快乐一点,但我绝对要被它逼疯了,我有时把它关掉,有时候换个屋子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当我没什么再可想到的时候,我就把它结束掉,胡言乱语让我拥有很多平静。

2018.6.20随笔 这些空隙是被需要的

这也是很不错的,把脑袋从窗户里探出去,走廊里的窗外的晚霞在今天是特别的,往常是粉紫调,而只有今天是橙蓝色的,调和也是恰到好处。

走廊总是像尚未出生的新时代画廊,每个白色的反光的画框里都是完全不同的动态画作。在这一天,画廊的另一边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开始夜晚的静肃呈现,生活不息,美而不止。

晚餐之后,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光在树枝下交织碰撞,还是从上面照下来的,因为渺小的空隙而拥有更大的潜力被发觉?树顶太高,人们是没办法看到闪亮的树叶,这些空隙是被需要的。

无论如何,树面的三角形和极浅的雾面云,给了人感激生活的由头,独立回忆的空间。

那些曾与之交往的人,即使做了分别, 即使互道了再见,又或者没有,心里头多少还是知道在哪能找到他们,知道他们会在何处停留,也许只要自己想念,便能见到他们,但是一旦更改了地址,有没什么必须要告知你的必要 ,就彻底的消失了。

从小学三年级一直都去的餐厅,很小和里面的服务生都认识,而他也是始终都在那边工作,但前阵日子再去的时候,餐厅竟然倒闭了,于此他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完全都无法知晓,曾经在生命中停留过这么久的人,即使只是泛泛之交,关系甚至没有近到留个电话,在退出视线,了无音讯的时候,还是能无奈的叹气。

我总是说了太多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啊,”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这些路有时候会平行,这给了我们同对面许多人打个招呼的机会,打了个招呼,握了个手,相视笑了一下,于是熟知了,手牵着手一起迈步,后来有人摔倒,有人厌烦 ,对面的朋友从未松开过我的手,把我拎起来,扶持前行下去,直到,直到我们的道路不再平行,但起初我们的手仍然是交握的,直到距离超过了胳膊的长度,但我们仍与对方四目相接,直到彼此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外,但我们依旧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互相讲述着各自道路上发生的有趣的事情,直到,直到最渺弱的声音也消失不见。

生活还得继续,路还要接着走,独自的时间不会太长,总有些孤独,但也没那么糟,总会这样遇到每一个人,相处,然后告别。

不要心怀歉意,不要歇斯底里。

不要丧失勇气,不要不忍回忆。

远行的故人,我将始终为你祝福,曾同行的旧人,希望你能与我共同分享此时的盛况。

更多的,不止于旧人,或是在某种境遇下所产生的无法记录的想法,回想起来无法表述的心中的竹林,空灵声音的震撼,无休止的审视。

因为存在,与人交往,与思想对话,与自然共鸣,都是于生命中精彩宝贵的经历,收获,相爱,分别,再接着连轴转去收获。

龚静说“行色不止,其实只在这一刻的色形中。”

所以,这是致于曾与我相遇的万物,亲爱的,祝你健康和幸福。
















2018.7高中随笔1 社会难题(有些严肃)

        经过生活,思考,与人讨论等等,很多行为是现实存在而充满悖论的,包括孤独,无法融入人群,或是在与人交往上总出差错,和别人发生冲突,又或者是丢失自我,被道德绑架,懦弱,顾虑太多。这样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着,然而若是真的想去总结而写点什么下来,却又似闺人诉苦,抱怨生活之难,甚至可能还有摇尾乞怜之嫌,因为是时代中出现的问题,因为是城市文化之下的副作用,所以竟然能被跟着人潮在时代中匆忙赶路的人所包容,所习惯,甚至在提起的时候有些不屑一顾,因为生活,所以不得不遇事理性。

        即使说着“宁可孤独,宁可丑陋,宁可粗鄙,绝不媚俗。”的自我宣言,笔者也只是被时代包涵的存在,从未处于客位观察其模样,也深知自己的才学不够去定义时代中的什么概念,但得幸于能偶尔驻足,思考生活,所以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态,来尝试去总结现代社会中在人际交往的矛盾。

        如今人际交往与社会关系的主要矛盾,在我的观点来看就是:为别人着想和保护自己的权衡。其实也不能归其为矛盾吧…也许更是时代的难题或者说是通病吧,如果为别人想的太多,就无法维护自身应有的权利,如果不去包容,一昧的将自己的主观强调,并不断反驳他人而确定自己的地位,那么便会无人愿意与之为伍,没有人人想要去和这样的人倾诉。

        而如果每件冲突都能得到分析,每种社会交往问题在事后都能得到反思的话,其实问题的根源都可以在这两者无法权衡得当上找到。

        而找到这样的度已经足够困难的了,但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境遇下也难是一成不变,百分之百的半五十半五十的,什么时候选择迁就,什么时候为自己发声,都是要依况去表达的。笔者在写以前的随笔的时候,经常会讲到无比感激愿意在别人的心境,在别人的鞋子思考的人,但同时也在不停地怨诉着时下普遍发生的道德绑架,而在真正想要去写关于道德绑架与责任悖论的问题的时候,写着写着又无法继续下去,思想在说着要为了自己而活,要明白人活的一生,只有自己孤独的灵魂在逝去时跪在上帝面前的,要毫无疑问的维护自己的尊严,权利,和利益。但却在另一个地方用小声却不可忽视的声音叫到“不!没有人可以独自活在世界上!要互相汲取温暖,才能成长,才能充实,倘若自己如钢铁般冰冷又分明,不容与之相拥,而双眼却渴望着被赐予温暖,到头来只是一无所有,因为他不具有被爱的权利。”并且,如果人人为己而谋利,人性之美将不复存在,社会也无法进步和发展。

          其实“保护自己”和“考虑别人”本质上来说就是“自我”与“他人”。“保护自己”是对自己有利,“顾及别人”是对别人有利,主观和客观分量之间的角逐,之所以成为难题,因为太多人既被儒家道德观念束缚,又不得不接受发展的过快的时代带来的城市物质文化,社会自然选择的思想,导致太多人在权衡两者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团糟。

        然而然而然然而,也许这之所以看似尖锐,只是因为笔者的文字太过极端,在重复“若无xx则xxx”之类云云,导致为人形成了一种冲突,无论如何,这只是一篇不成文的随笔,关于时代的观点还是需要用词谨慎,小心而言的,笔者也会为此不懈努力。

2018.2.23随笔 叹号叹号叹号

坐在飞机上关闭手机,快要着陆的时候向下看到街上绚丽的灯,来往里面坐着人的车辆,以致于整个城市在晚上九点的时候仍忙碌在街上的所有人。从上而下的看到他们,即使无法体会他们的心情,却也为他们小声祝福。城市最妙的灯光啊,是几百户人家亮起的窗户。

清晨升起的太阳,夜晚升起的月亮,子夜看不到的满天的星辰。森林里每天鸣叫的第一名喜鹊,海洋里曾被以客道相待的海豚,自然与生灵,彼此相爱,彼此呈现美,表达爱。

那些彼时的体会,彼时没有记下来的灵光,再去提笔时已经忘记了,想说的话,写下来也不再是心中的竹子,心中的竹子无迹可寻,无法在与他人分享,却成了非常私人的东西,只属于过去那一刻的你,是感动过你的珍宝。

在一朵花前怦然心动,因百年前人栽下的柳而心存感激,每一次的祈祷得到庇佑而偷偷雀跃。

爱的多样,生活的丰富,情感的体会,心意的传达,不同的人生,赞扬的温暖,笑容的连接,独处的安全感。还有很多很多!!

能感受到这些,活在这么美妙的当下,

不是太他妈棒了吗!!!!

2017.12.16随笔 “和你有关系吗?”

“他们又在拿那个女生开玩笑了…真是恶毒,不会想到那个女生心里会怎么想吗?”垂眼,我心想。“算了…算了…和我没关系。”

“这是别人的东西啊?为什么要抢别人的东西,”“算了…算了…与我无关的事情。”

“你凭什么这么做?!”

“啊?和你有关吗?傻逼。”

曾经有一个教授说过,“中国的教育,教育出了一批自私的人,只为自己着想的人,不会习惯性的去将心比心的人。”

这件事和我无关,那件事和我根本没关系,他们的心情怎样反正也不会使我真正的感同身受,哦,还有这么多书没看呢,为什么要去费我自己的精力驻足于别人的世界,别人的心情呢?

没必要,完全没必要,谁这样做,谁真是愚蠢透顶。

大人从小和自己的孩子们说:“不和你有关系的事情,不要管,不要操心。”

老师对每一个他的学生说,别人的事不要参与,不要打听,无关的事情不要太认真的去做,将来你们天各一方,谁说不定都会忘了谁。

甚至于恶人,在一些人为了保护别人的尊严而站出来的时候,恶人常常开口就是懦弱的一句

“和你有关系吗?”

有道理,道理大大的有,太他妈有道理了。

美国街头出现一对儿拍摄婚纱照的情侣,65岁的老人和12岁的小女孩,从始至终,女孩的神色都很忧郁。

当他们在不同的地点拍照时,不断有人上前质问老人,不断有人把老人和女孩拉开,或者是把女孩护在身后。

“她看上去一点也不高兴”“她还是未成年人,你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甜心,和我去警察局吧,他们会保护你。”“你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吗?我可以起诉你的”

短短一个上午,几十人来向女孩提供帮助,警告老人远离女孩,中间又有许多人报了警。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中国。

“那个老头儿真是不要脸啊?白白耽误这么好的姑娘。”“这小姑娘也是够可怜的啊,唉…”“拍照拍照,真是遇见奇事儿了。”“走吧走吧,和我们又没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除了议论,除了背后指责,除了唉声叹气,还能做什么?

上前去制止,去保护别人,别说是陌生人了,就算是朋友,这份勇敢我们拥有吗?

在奥克兰的时候,有人告诉我,在奥克兰,大街上的人们都站着行走,你非要倒立行走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因为你有权与众不同,但如果你横着走,打扰到别人,就会有人自发的来制裁,因为你无权这么做。

每个人都有活成自己样子的权利,就像我在别的课题里说过,是丰富多彩的人才组成了五彩缤纷的世界。

可是啊,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不仅仅是要从别人的身上汲取自己需要的温暖或是力量,还需要给予别人这样的养分啊。

我在你的鞋子里,我感受到你的情绪,所以我站出来,只是为了保护你。我不为这个世界负责,但我却因为能够保护一个美好的人的自尊而为自己感到骄傲。

也许在我被讥笑的时候,有人会推开椅子,从座位里抬起身,挡在我的身前吧。

这件事情,和我有关。

2017.7.24的诗 普通生命体(两则)

《麻雀》
尖利的银签杀死了白色的果实
吃下去的香梨散发出玫瑰的甜脂
蓝花草帽的天使布兰妮奥斯
天空和爱情是她臆想中的慵持
迸发的鸟鸣皆是爱和无知
蝉蜕,澈池
这边的伊万是野羚羊,那边的胡迪是头病狼
亲爱的,亲爱的
左右为芒

《沙丁鱼》
柔软的黎阳打扰了将死的灰鼠
呃在喉处的果酱传递着草莓的温度
红发银唇的真主希拉布兰姆
海洋和自尊是她永恒中的无助
抹香鲸的低号皆是蓝色与幸福
罐头,坟墓
上边的迈克是折翅鹰,另一边的比利是食肉鸽
亲爱的,亲爱的
举步维艰

2017.12.23 快乐箴言

每天都感激生活

感激对你好的人
注意到发生在每天的小小的好事情
真心的因为这些小小的好事情感到雀跃
不再只是关注于紧盯着今天发生的小小的坏事情
不再因为每天都有这些小小的坏事的发生就断定今天是坏坏的一天
每天早上就把昨天的一切忘掉
又是新的一天 我尽力去做
记着朋友们帮助我的任何事情都是因为爱我而不是本该如此
学着将心比心 在别人的鞋子里思考问题 并把它作为一种习惯
善良而勇敢
开朗但拥有底线
不再一直向真理一样灌输给自己的大脑
“这个我做不到 这个我没办法”

不停的尝试 永远在尝试

基督教常言:

“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无论好事和坏事情,都是主耶稣精心为你安排的,好事情能让你快乐,坏事情则让你沉淀,无论如何,都成就了一个更加丰富和完整的你。”

2017.4.18随笔 温柔

“当我在上化学课的时候,我和我很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坐在一个地方,我的位置并不靠窗,但当我转头向窗外时,对面的楼宇,层层叠叠,远处的山上还有高压电线塔和电视台,树又高又绿,是成熟之前的嫩绿色,天空是很久很久都没有的蓝天白云,随便的一角,都是像画一样啊”

“眼操的音乐响起来了,下节课估计是语文课,真疲倦啊,可是既然是春天,为什么不能行乐呢?”

以上是我在化学课上胡思乱想的东西。

冬天暖丝丝的小阳光,凉了很久的手一口气插近被窝里,最最最最喜欢的你轻勾唇角。

那些那些的时刻,温柔席卷的这一秒以及下一秒。

即使人比黄花瘦,来自阳光的光线角度恰好,心灵划过温柔的安慰。

然后感动的一塌糊涂。

即使某个童话的最后

公主没有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上帝想告诉公主的是

与王子相遇时的温柔。